热门搜索:

眼下是道佛魔三脉联手不过等到打起来魔道肯定是最为吃亏的一个

时间:2019-01-01 16:18 文章来源:互联网

 
    失算了!这才是那楚休的真正实力!
 
    安流年只看到过楚休出手一次,就是对战方杀的那一次。
 
    但那一次方杀并没有动用他压箱底的秘法,楚休也是没有动用全力,之所以楚休能够轻易胜过方杀,一个是因为方杀有些轻敌,第二便是楚休的战斗节奏把握的太出色了,甚至跟他们这些武道宗师比也是毫不逊色。
 
    所以那一战安流年只是看出来楚休的实力不错,但却没感觉他能强到哪里去,甚至是强到可以威胁到自己的程度。
 
    而现在换日大法一出,感受到其中的力量,别的不说,这楚休单论爆发力就已经能够跟他媲美了。
 
    如果他知道楚休的实力,那从最开始他就不会上当了。
 
    那个追杀楚休的魔道宗师,他的实力虽然不错,但却算不得强,以楚休的实力别说被他追杀,他甚至都能够反追杀对方!
 
    但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安流年想的便只是逃出这包围。
 
    这时公输元心疼的大喊道:“出手给我注意一些!别把我的捆神网给弄坏了!”
 
    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便看到那边安流年手捏剑诀,一瞬间其余四柄长剑都紧随在金剑身后,随着他一剑斩出,金色的锋锐剑芒好似铺天盖地一般的斩出,撕裂一切,那捆神网瞬间便被斩开!
 
    五行之力相生相克,其他四柄剑的力量在生克之后都将力量给了金剑,将这股锋锐的威势发挥到了极致。
 
    捆神网只是理论上能够防御神兵,但神兵加上武者的武技,所能够发挥出的威能那可就不一定了。
 
    看到这一幕,公输元心疼的直哆嗦,大喊着亏了亏了,早知道如此的话,他就不帮忙出手了。
 
    金剑锋锐,水剑至柔。
 
    安流年手中的水剑之上爆发出了一阵透明的波纹,一剑斩出,眼前的空气都在波动着,安流年的身形也是跟着那股律动,仿若游鱼一般,迅速的向着谷外逃去。
 
    不过这时候他却骇然的发现,自己距离山谷的出口明明只有不到百丈的距离,数息就能够逃出去,但结果这么长时间,他竟然好似在原地踏步一般,出口还是那么的远。
 
    向着周围一看,哪里还有什么山谷,周围竟然是一片漆黑,地面上黄泉河水流淌,无数恶鬼向着他咆哮而来,天空之上,还有着不着寸缕的妖媚魔女舞动身姿,勾动着他的欲望心防。
 
    “给我碎!”
 
    安流年周身五剑盘绕,最后都变成了赤红炙热的模样,五剑齐齐斩出,炙热如火的剑罡焚尽邪魔污秽,露出了他面前陆先生的身影。
 
    “无相魔宗!”
 
    安流年的眼睛顿时瞪大。
 
    公输元他并不认识,但无相魔宗的天魔无相妙法名气还是很大的。
 
    猛的将头转向楚休,安流年咬牙切齿道:“楚休!原来你竟然跟魔道有勾结,该死!你当真该死!”
 
    安流年这一刻所想到的竟然不是自己的安危,而是关中刑堂的未来。
 
    一个跟魔道有勾结的家伙打入了关中刑堂内部,还成为了四大掌刑官之一,关思羽的心腹。
 
    有着这么一个心怀不轨的家伙在,关中刑堂的未来究竟会如何,安流年根本就不敢想象。
 
 
------------
 
第五百九十六章 顿悟
 
    听到安流年说自己跟魔道有勾结,无论是楚休还是陆先生,都露出了一丝笑容来。
 
    不过他们今天只是为了杀人而来的,而一个死人,并不需要知道太多的东西,也不需要在他临死前进行一番话疗,缓解一下他紧张的心情,所以不用废话,直接动手杀人便好了。
 
    楚休手中的天魔舞出鞘,阿鼻道三刀斩出,滔天的魔焰汹涌,竟然丝毫都不逊于安流年那五法剑的威势。
 
    阿鼻道三刀乃是魔刀,不过其中最为核心的意境是却是恨意,那是带着疯狂恨意的地狱之刀。
 
    正是因为有着阿鼻道三道的底蕴在,楚休动用七魔刀时,他才能够对恨刀进行压制,所需要付出的力量要比动用贪刀或者是其他刀要小得多。
 
    此时楚休再次动用阿鼻道三刀,他却是忽然有了一丝其他的领悟在。
 
    七魔刀的副作用很大,所以这其实只是一个半成品,昔日黑魔塔的那位炼器大师便想要召集黑魔塔的高手来研究出一门配合这七魔刀使用的功法,不过最后却因为上古大劫开启,黑魔塔也是随之破败,其中的人生死不知,这功法自然也是没有研究出来的。
 
    不过他们研究不出来,却并不代表现在的楚休研究不出来。
 
    既然他能够通过阿鼻道三刀来掌控恨意的力量,那他为何不能去尝试着掌握贪嗔痴爱恶欲这些等等力量?
 
    只要他能够将这七情之力彻底掌控,融入魔刀当中,是否代表他能够抵消七魔刀的副作用?
 
    如此想着,楚休再次斩出一刀来,这一刀已经看不见丝毫阿鼻道三刀的痕迹在了,只有刀意相像,完全是恨意滔天的模样。
 
    一旁的陆先生吓了一大跳,若不是楚休的手中拿着天魔舞,他还以为楚休动用那底牌七魔刀了。
 
    之前商量好了,能活捉便尽量活捉,这么早楚休便动用了底牌,这可不对劲。
 
    那一刀斩下,漆黑色魔气中涌现出的是无边的恨意,同时也是勾动着安流年本身的恨意!
 
    安流年心中的恨意情绪很简单,他恨天地对自己不公!
 
    跟楚狂歌同生在一个时代,这是他的荣幸,也是他的悲哀。
 
    荣幸的是他能够见识到一代巨侠,江湖传说的崛起跟陨落,悲哀的是他甚至连当对方陪衬的资格都没有。
 
    但跟关思羽同生在一个时代,也是他的荣幸和悲哀。
 
    荣幸的是作为被关中刑堂培养长大的他,有朝一日能够看到关中刑堂真正的富足稳定,立足于江湖当中,实力远超昔日关中刑堂的那些前辈们的时代。
 
    悲哀的是,创造这一切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对手,虽然他心向关中刑堂,但未来关中刑堂的记载中他多半会是一个负面人物,一个不听堂主命令,拥兵自重,野心勃勃的缉刑司大首领。
 
    而现在面对楚休,安流年已经没有悲哀或者是荣幸了,他只有恨!
 
    双目微微赤红,安流年手中的剑势甚至都有些变得狂暴了起来,但同样也开始散乱不稳。
 
    对于一个剑者来说,剑势都无法掌控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随着他一个空档被楚休发现,天魔舞斩下,那带着恨意的一刀施展到了极致,直接将他手中的金剑彻底斩成了碎片!
 
    刀罡入体,安流年猛然间吐出了一口鲜血,但也因为这口鲜血,他的眼中这才闪过了一丝清明之色,没有继续迷失在那恨意当中。
 
    而安流年此时清醒了,楚休却是陷入了一个顿悟的状态当中。
 
    他眼前已经没有了敌人,有的只是自己的刀,那还有那恨意滔天的刀意!
 
    陆先生此时也看到了楚休的不对劲,不过随后他便松了一口气,还笑着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之色。
 
    楚休不愧是他们无相魔宗,应该说是他最先看中的奇才,竟然在对战时踏入了顿悟的境界当中。
 
    顿悟这种东西对于武者来说是一件很玄奥的事情,无论道佛魔,哪一脉都知道,进入了顿悟当中之后,思维如同天马行空一般,说不定会悟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别管悟出什么,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你自己的,甚至外人连复制都没有办法复制,因为没有哪个人的顿悟是一模一样的。
 
    不过大部分武者顿悟都是看到了两名强者交手,或者是见到了什么触动心弦的事情,或者是瑰丽的风景,对自己的心境有了触动,这才会顿悟的。
 
    传说中小天师张承祯便在暴雨天沐浴雷暴而踏入顿悟当中,甚至以天人合一境的修为便牵引天地雷霆之力,在龙虎山的一座断崖上印上了雷纹。
 
    而现在楚休却是在交手当中踏入顿悟,这可是很少见的事情,也最容易出危险和被人所打断。
 
    所以陆先生便一直都守在楚休的身旁,没有太过剧烈的出手,只是为了防止安流年反杀而已。
 
    而此时楚休的精神状态的确很奇妙,用天马行空来形容也差不多了。
 
    恨刀的刀意是可以修炼的,去了解这种力量,使用这种力量,最后再去压制这种力量,直到掌控这种力量。
 
    当初修炼阿鼻道三刀时,楚休便是这么做的,结果现在接触到了恨刀的力量之后,他甚至可以用天魔舞来模拟出恨刀七成的威能,越用越纯熟之下,恨刀已经可以被他完全所掌控。
 
    而且后面几把刀楚休也可以用一样的办法,逆推功法,先用七魔刀,然后再体悟其中的力量,最后将力量的本质转化为自己的力量,最后完美的掌控七魔刀。
 
    这算不算功法楚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他只知道,如果自己的推演没有出错的,那他将来甚至可以完美的掌控七魔刀的力量。
 
    而且最主要的还不是七魔刀,而是楚休可以掌控七情这种不属于天地之力,但却根植于人性本身的情绪力量!
 
    这些体悟楚休还没跟别人说,他若是跟陈青帝这种级别的武道宗师去谈论,楚休便会知道,其实他现在对于武道之上的一些感悟,已经要比大部分武道宗师都强了。
 
    武道武道,任何功法,任何武技发挥到最后都是一种‘道’。
 
    就好比一句晦涩难懂的话,简洁无比,直指中心,这就是道。
 
    但这种道大部分的人是体悟不出来的,所以体悟出了这种道的武道宗师,他们便会将这句话给诠释注解,看似弄的复杂无比,从十几个字变成了十几万字,但却可以让更多的人看懂,哪怕只是看懂了一些皮毛,也能发挥出一定的威能来,这就是武道功法的真谛。
 
    而将一种功法修炼到了极致,彻底悟透,自然就会接触到其中的‘道’了。
 
    所以正常武者都是先修炼功法,然后从小成到大成,再到极致,悟出其中的‘道’之后才算是圆满。
 
    现在的楚休则是直接去体悟那其中的道,这已经跟武道宗师差不多了,只不过他没有彻底完善出一门可以将这种‘道’传承下去的功法而已。
 
    此时安流年显然也是发现了楚休的状态,不过有着陆先生在一旁骚扰,他却是连去打断楚休顿悟的机会都没有。
 
    最主要的是现在安流年只想要逃命,哪里还有闲工夫想着去打断楚休的顿悟?
 
    眼看着陆先生紧追不舍,楚休即将完成顿悟,还有一个公输元在一旁冷眼旁观,安流年咬了咬牙,他周身血气沸腾,竟然以自身鲜血凝聚出了一柄血剑来!
 
    其实安流年的武道乃是一种古老的剑修之法,很古老,古老到就算是上古时期都没有几个人会去修炼。
 
    安流年的五法剑先要以心血意志去祭炼自己手中的剑,然后配合自己的剑去修炼一门剑法,环环相扣,最后达到心意相通的地步。
 
    这种剑修之法太过繁琐,而且一旦自身兵器出了问题,那对于自己的实力可是一个很严重的打击,所以这种剑修之法慢慢就被淘汰,没有几个人会去修炼了。
 
    只不过这种剑修之法被淘汰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它的实力不够,只是因为它太过繁琐而已,所以不被大派所用。
 
    但这门功法对于当初还只是一个小小江湖捕头的安流年来说却是至宝,他就凭借这么一门已经‘过时’的剑法,一路修炼到现在这种地步。
 
    眼下安流年的金剑碎裂,正好应了上古时期那些武者对于这种剑修之法的缺陷评价。
 
    不过这种事情安流年也考虑过,一旦他的五法剑被毁,那就证明他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了,既然都已经到这种时候了,那肯定是要拼命了,这时候还管什么缺陷不缺陷的,唯有拼死一搏才有一丝生机!
 
    血剑代替金剑融入五法剑当中,五行之力合而唯一,引动天地风云,那一瞬间所爆发出来的威势甚至就让陆先生都只能暂且后退。
 
    楚休叹息一声,他还想要抓活的,不过看现在安流年这幅模样,显然他已经准备拼死了。
 
    所以楚休的手也是握在了贪刀之上,刹那间魔刀出鞘,引动贪欲,鲸吞一切,五行合一的剑光在那贪刀之下尽皆被吞噬,甚至就连安流年周身的护体罡气也是彻底吞噬一空。
 
    轰然一声巨响,血光飞溅,安流年的尸体落在了地上,眼睛却是睁的硕大,满脸的死不瞑目之色!
 
 
------------
 
第五百九十七章 三清殿前,强者云集
 
    安流年的确是死不瞑,因为直到最后他才发现,自己猜错了。
 
    他之前以为楚休只是跟魔道勾结,等到楚休最后亮出贪刀的那一刻,他才知倒楚休的真正身份。
 
    楚休之前以林烨的身份重创虚行和斩杀真阳子,这两件事情目击者很多,林烨在小凡天内得到了一套共七柄魔刀,威势惊人的消息也是传了出去,被许多人得知,安流年自然也听说了。
 
    所以直到临死之前他才明白,楚休就是林烨,林烨就是楚休!
 
    原来楚休从来都没有勾结过魔道,他从一开始就是魔道中人!
 
    这是一个很大的秘密,只不过安流年再也没有把秘密说出去的机会了。
 
    公输元走过来,看着安流年尸体上的狰狞刀痕,有些嫌弃道:“让你们把尸体弄的完好一些,结果你们还弄成了这个样子。”
 
    陆先生没好气道:“这就算不错了,你自己弄来的那些宗师傀儡,别说只有一个伤痕,都差点被你大卸八块了!”
 
    公输元哼了一声,没有答话,只是把安流年尸体收起来,对楚休道:“炼制人傀儡需要一些时日,等到这边我完成了,会让人通知你的。”
 
    陆先生点点头道:“我们也是该走了,之前我碰到一名隐魔一脉的武者,他说龙虎山天师府、拜月教、须菩提禅院等势力发现了三清殿的一座分殿遗迹,保持的极其完整。
 
    此时龙虎山张曦灵,拜月教云中君等人已经放下成见,正在联手破阵,预计需要两三天才能够将阵法破开,我们赶过去正好来得及。”
 
    楚休心中一动道:“三清殿?”
 
    在进入小凡天之后,楚休才算是真正接触到了一些上古时的隐秘,包括上古时期那种波澜壮阔的武道盛世也是展现在了楚休的眼前。
 
    单凭小凡天里面这些遗迹看来,上古时期的武道未必就比现在更强,也没有现在的武道系统化,不过上古时期的武道优势便是其天马行空,各种各样奇异的手段层出不穷,超乎你的想象。
 
    就好比现在公输元那人傀儡的炼制方法,若是在上古时期那叫创新,而放在现在,那就是有违人伦,邪道手段。
 
    陆先生还以为楚休不知道三清殿,他解释道:“三清殿乃是上古道门领袖,至尊大派,三千道门皆以三清殿为尊,甚至现在天师府、真武教还有纯阳道门加起来,都没有三清殿昔日在上古时期的威势大。
 
    三清殿真正的遗迹存在究竟在哪儿,这么多年来没人发现,外界没有,小凡天内暂时也没有,不过这次发现的即使是一座分殿,其中宝物也是不可限量,要不然道佛魔也不可能联合在一起。”
 
    楚休点了点头,陆先生将目光转向公输元道:“三清殿开启,你准不准备去?”
 
    公输元挠了挠蓬乱的头发道:“算了,我还是不去了,那种地方不适合我,到时候抢不到东西,傀儡又废了几具,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其实公输元本身力量并不算弱,他出身玄武门,本身在傀儡术上便是天才人物,各种武功阵法什么的也都精通,不过他的战斗力却不算太强,因为他并不擅长战斗。
 
    比如之前那宗师级别的傀儡若是让楚休操纵,其威能跟公输元来操纵根本就是两个概念。
 
    虽然说公输元如果手段尽出,在同阶武者中实力也不弱,不过他却是心疼他的那些傀儡,舍不得出现损失,像是三清殿分殿这种级别的遗迹,定然会引来道佛魔三脉的强者全都来此,这种激烈的情况可不适合他发挥,所以公输元索性便不去了。
 
    看到公输元这么说,陆先生也没有勉强,而是直接带着楚休前往三清殿所在的位置。
 
    不过这一次楚休却并没有用林烨的身份,而是用了自己本来的身份。
 
    出现在小凡天内这么久,楚休也该用自己身份行事了,况且三清殿的争夺肯定无比激烈,眼下是道佛魔三脉联手,不过等到打起来,魔道肯定是最为吃亏的一个。
 
    况且自己重创了虚行,还杀了真阳子,肯定会成为道佛两脉的眼中钉,肉中刺,目标太大,这时候还是用楚休这个身份比较保险。
 
    跟陆先生分别之后,楚休一路东行。
 
    小凡天内没有黑夜,只有白昼,但却看不到天上有太阳,不过越是往东去,光芒便越盛。
 
    一直走了将近一天,前面传来了阵阵力量波动,楚休走过去一看,竟然有二、三百人都集中在哪里,怕是进入小凡天内的武者,有一多半都已经来了。
 
    而那三清殿分殿的模样也是出现在了楚休的眼前,若不是陆先生说了,这地方只是一个分殿,楚休还以为这就是真正的三清殿呢,无他,这座遗迹实在是太过雄伟了一些。
 
    从外观上看,整个分殿就是一座巨大的青铜殿宇,除了门窗之外,没有丝毫的缝隙,最主要的是这殿宇很大,足有方圆十多里,简直不像是一座宫殿,说它是一座小城还差不多。
 
    宫殿的青铜墙壁之上铭刻着各种玄奥的道纹,有些已经随着时间的磨灭显得有些模糊不轻,不过却给人一种古朴苍凉的感觉。
 
    而在那宫殿的大门口还摆放着一座足有三丈来高的巨型玄武鼎,昔日三清殿强盛之时,这里定然是香火缭绕,道蕴绕梁,只不过现在却变成了苍凉寂静。
 
    此时在那三清殿的大门前,足有超过十名武道宗师在哪里研究着破阵,楚休认识的竟然还不到一半。
 
    道门里面有龙虎山天师府的‘紫宵神君’张曦灵,还有真武教的广宁道人。
 
    佛门的有须菩提禅院的一位高僧在,那位高僧名为净禅空度,法号有些怪异,而且看其相貌,不像是中原人,反而带着西域之人的色彩。
 
    除了净禅空度,还有一名肥头大耳,身材肥硕的胖大和尚也在破解着阵法,他并不是佛门两宗出身,而是其他佛宗寺庙的高手。
 
    除了这两个人外,楚休还在人群中看到了虚行。
 
    此时虚行已经把贪刀造成的伤势给修复完了,不过他却是没参与破阵。
 
    虚行乃是达摩院的首座,对于阵法这种东西,他也不擅长。
 
    至于魔道那边,参与破阵的有两人,其中一个自然是云中君,但还有一个人楚休则是没有见过。
 
    那人乃是一名身穿黑色饕餮纹长袍,相貌英俊,留着两撇小胡子,气势不凡的中年人。
 
    这名中年人楚休虽然没见过,不过之前陆先生却是给楚休介绍过此人,此人也是隐魔一脉的魔道强者,‘妙月法尊’褚无忌,而且此人的来历也是极为传奇。
关系,但却又没有关系,双方藕断丝连,若即若离,不过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在没有跟自己利益相关的情况下,尽量少参与朝廷庙堂的事情,就凭他们跟褚无忌那点交情,是不可能让他们为此损害宗门利益的。
 
    后来看透了人间冷暖的褚无忌找了一堆跟自己交情极深的草莽散修,这帮人虽然实力出身都不如前者,但却当真有一部分人愿意陪着褚无忌拼命。
 
    昔日北燕军方驻扎在魏郡的上将军‘横山霸剑’方龙泉被人斩断了一条胳膊,江湖传说就是这褚无忌干的。
 
    这些都是江湖传说中的东西,而且按照陆先生所说,隐魔一脉内部对褚无忌的评价甚至更高,这一代的人中,褚无忌是最有希望踏入真火炼神境的宗师之一,当然前提是他能解决自己心境上的漏洞。
 
    道佛魔三家少见的放下成见,心平气和的在这里联手破阵,还有其他几名精通阵法的武道宗师,这可是很少见的场景。
 
    而此时随着楚休的到来,在场也是传来了一阵议论之声。
 
    “又来了一个!是关中刑堂的楚休!”
 
    “龙虎榜前五几乎齐聚,这次不知道排名是否会有变化。”
 
    “当然会有变化!之前你们可曾听说了,那位列龙虎榜第七位的林烨在小凡天内得到了七柄魔刀,重创了达摩院首座虚行,更是斩了纯阳道门的真阳子!有着斩杀宗师的战绩在,那林烨怎么也能够上到龙虎榜前五吧?”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