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被笼罩在阵盘当中保护着而阵盘中则是有着一只异兽的虚影在嘶吼舞

时间:2019-01-01 16:21 文章来源:互联网

“别忘了还有数年未出江湖的李飞廉,这位用了九刀重创真阳子,要是没有他,林烨也杀不了真阳子那个级别的武道宗师。”
 
    “这次小凡天强者如此多,你们说会不会威胁到小天师张承祯的地位?他在龙虎榜第一呆了这么多年了,估计下面不少人等着坐上这个位置呢。”
 
    “我估计不太可能,你们没有跟小天师接触过,不知道他的强大,这位龙虎山的小天师绝对是人中龙凤,比你们想象的要更强。
 
    张承祯是龙虎山千年才出一个奇才,上一代道门的至尊人物乃是‘仙人’宁玄机,真武教因此而成道门至尊,现在天师府为道门之首,焉知天师府培养不出第二个宁玄机来?”
 
    “我说董相其,你怕是疯了吧?不就是上次你们高陵董家被陈青帝打脸,然后天师府帮你们在陈青帝面前说和了几句吗?你用得着去这么跪舔天师府吗?还第二个宁玄机,你怎么不说他是第二个吕纯阳?”
 
    “你放屁!什么跪舔?武者之间的事情能叫跪舔吗?我那是实话实说!”
 
    一堆人在这里争吵不休,不过随着楚休的到来,龙虎榜前五还当真是凑齐了,甚至就连前十都来了不少。
 
    排名第一的张承祯站在张曦灵的身后,在观看着张曦灵破阵,专注无比。
 
    不过貌似江湖传言,张承祯好像并不会阵法。
 
    而排名第二的宗玄则是依旧面无表情,站在虚行身旁,双目神光绽放,谁都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方七少原本跟剑王城的白潜还有林开云站在一起,看到楚休来了之后,他也是懒洋洋的挥了挥自己手中的长剑,算是跟楚休打招呼了。
 
    不过后来他貌似反应了过来,举着剑打招呼好像有挑衅的嫌疑,他便又把剑放下,摇了摇脑袋,那副不着调的模样气的白潜眉头直跳,暗中传音让方七少注意一下形象,哪怕像宗玄那样面无表情也好。
 
    而位列第五的赢白鹿则是站在颜非烟的身旁,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远不近,既表达了自己的爱慕,又不会让颜非烟感觉纠缠太过,感觉厌烦。
 
    虽然在场大部分都是男人,但就算是他们都对赢白鹿的痴情感觉到服气了。
 
    有着越女宫的规矩在,再加上颜非烟的身份,双方几乎是不可能在一起了。
 
    当然若是在其他时候,也还是有着那么一丝可能的。
 
    那就是颜非烟的资质普通,越女宫有其他的继承人,不在乎她这一个弟子,而商水赢氏若是能够拿出足够的代价,越女宫便将颜非烟逐出宗门,她自然也就能够嫁给赢白鹿了,而且越女宫也没有坏了自己的规矩。
 
    不过现在嘛,别说颜非烟对赢白鹿没有想法,就算她有,越女宫也不会放人。
 
    楚休还在这些人中看到了李飞廉,他没有站在魔道那边,也没有站在正道宗门那边,而是一个人站在那里,神色木讷,周围却仿佛是真空一般,几乎没人靠近。
 
    之前李飞廉数年都没有出现,所有人都以为他是被纯阳道门给吓的不敢出现,或者是意外身亡了。
 
    结果谁承想他一出现便敢对纯阳道门的武道宗师真阳子动手,九刀将其重创。
 
    虽然说最后真阳子是被那林烨所斩杀的,不过若是没有李飞廉,林烨的七魔刀再强也是杀不了真阳子的,参考虚行,顶天只是会被重创而已。
 
    这位也是一个狠人,隐忍多年,出手便是绝杀,那他飞刀出鞘便要见血夺魂,就连武道宗师都不敢说自己能够完全挡住,同阶武者中估计能挡住他飞刀的,也就只有龙虎榜前十的那几位了。
 
    “楚兄,你总算是来了,你那边什么情况,怎么这么慢?”谢小楼走过来问道。
 
    吕凤仙和洛飞鸿也跟在他的身后,看到楚休之后,吕凤仙只是微微点了点头,他知道情况,当然不用多问。
 
    楚休摊了摊手道:“被一个遗迹内的东西缠住了,小凡天这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可真多,简直防不胜防,甚至差点我就吃亏了。”
 
    谢小楼点了点头,倒也并没有怀疑什么,毕竟小凡天内什么危险都有,楚休虽然实力比他们强,但运气不好也没办法。
 
    楚休指了指那三清殿道:“这几天他们便一直都在破阵?”
 
    谢小楼道:“当然不是,道佛魔三脉碰到一起去,当然是要先打一番才能出手的。
 
    虽然在人数上面,魔道一脉占据劣势,不过魔道来的那几位武道宗师还当真不弱。
 
    九大神巫祭中的云中君就不说了,实力强悍的很,在外面就曾经压着纯阳道门的真阳子在打。
 
    而那‘妙月法尊’褚无忌实力也是极强,血月刃一斩便差点破了达摩院首座虚行的金身,一人独战达摩院首座虚行跟大般若寺方丈‘笑面弥勒’痴见两人还占据着上风,对了,痴见就是那个胖和尚。
 
    大家打来打去也没有彻底分出一个胜负来,这才决定要联手的。”
 
    楚休点了点头,下意识的看向虚行那边。
 
    之前这虚行一直都黑着脸,楚休一直以为他是在恨在黑魔塔那里被自己重创,但现在嘛,楚休倒是感觉他是被褚无忌的实力给刺激到了。
 
    而此时其他江湖人却也在四处望着,龙虎榜前几位都已经来了,可就差那林烨了,这位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不过一些人却是已经给楚休找好了借口,在他们想来,这林烨多半是怕了。
 
    从进入这小凡天以来,这林烨可是大放异彩,准确点说应该说是大开杀戒才对。
 
    南苍夏侯氏的人被他杀了,高平陆家的人也被他杀了。
 
    达摩院首座虚行在他刀下重创,纯阳道门的真阳子也是被他一刀给砍了。
 
    可以说这林烨一下子便接连得罪了九大世家跟道佛两脉,这胆子可不是一般的大。
 
    此时那林烨若是还敢出现在这里,就算是有云中君跟褚无忌在,也是保不住他的。
 
    况且会保那林烨的人应该只有一个褚无忌,云中君只会保护他们拜月教的圣女,哪里会去管一个隐魔一脉的外人?
 
    就在这时,关思羽走过来对楚休问道:“这一路上可遇到了危险?”
 
    楚休拱拱手道:“谢堂主关心,是遇到一些麻烦,不过总归还是有收获的。”
 
    关思羽点了点头,轻皱眉头道:“这样便好,对了,你可曾见过安流年?”
 
    安流年乃是武道宗师,速度自然是要比天人合一境的武者快许多,只要他没有被传送到最偏僻的地方,一个人也见不到,那他现在应该听说了三清殿分殿被发现的消息才对。
 
    结果现在安流年也没有出现,这让关思羽隐隐有些担心,安流年是不是出了问题。
 
    其实关思羽和安流年这两个人虽然都有些看不对眼,但实际上双方却都不想让对方出事。
 
    安流年知道,眼下关中刑堂有现在的规模,全靠关思羽的统筹,所以关思羽不能出事。
 
    而关思羽也知道,关中刑堂地位敏感,光靠他在面子上扛不住,必须要有里子在下面撑着,安流年就是关中刑堂的里子。
 
    所以现在安流年忽然失踪,关思羽也是有些着急。
 
    楚休摇摇头道:“我也并没有见过大首领。”
 
    关思羽闻言轻叹了一声,虽然他感觉到有些不对,不过此时倒也没有太过急躁。
 
    安流年毕竟是武道宗师,面对这种情况他自己也是心中有谱的,只要没遇到不可抗的危险,应该不会出事才对。
 
    想了想,关思羽对楚休嘱咐道:“等下三清殿开启之时,你就跟你这些朋友呆在后面便好了,莫要参与到宗师级别的争夺当中,否则甚至就连交手的余波都容易将你误伤。”
 
    楚休闻言点了点头,不过关思羽若是知道楚休都都已经杀了不止一个武道宗师了,他就不会这么想了。
 
    所以现在楚休答应的好好的,但等到三清殿开启之时,还是要看情况的。
 
    这时三清殿门前,一股磅礴的阵法波动袭来,云中君等人齐齐后退,瞬间整个大地都在颤抖着。
 
    无尽的阵道光辉绽放而出,直上九重天,那青铜宫殿的大门也是随之缓缓打开,并且发出刺耳的‘嘎吱’声,透露出的,却是一种凄凉的感觉。
 
    以三清殿威势,昔日在上古时期,这大门恐怕从来就没有关闭过,没有人敢打上三清殿,逼得三清殿关门防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
 
第五百九十九章 三清殿的馈赠
 
    三清殿的大门开启,不过在场却是连一个先动的都没有。
 
    最前排那些武道宗师不动,后面那些武者自然是不敢动的。
 
    虽然谁都知道,抢占先机虽然有危险,但好处却是更大,但在一众武道宗师的面前,还当真没有几人敢去抢占这种先机,找死不成?
 
    云中君等人对视一眼,缓缓向着敞开的门口走去,里面漆黑无比,用感知力根本就什么都察觉不到。
 
    等到众人都走入其中之后,整间青铜大殿顿时灯火辉煌,烛火在青铜灯里面突兀的闪亮,顿时吓了一众人一大跳。
 
    不过借着那灯光,众人也看到了这青铜大殿内的景象。
 
    跟之前楚休去过的灵宝观或者是黑魔塔相比,这三清殿的分殿实在是有些太整齐了。
 
    周围一根根青铜柱上刻满了道纹,悬挂着青铜灯,周围还摆着蒲团,显然经常有人在这里讲道。
 
    而大殿的正前方则是三具天尊塑像,不过奇怪的是,那三尊天尊塑像竟然没有脸,准确点来说,它们的脸部都被烟雾所遮掩,根本就看不清其中的模样。
 
    就在众人打量着大殿的时候,一个声音却是突兀的响起。
 
    “后来者,欢迎你们。”
 
    在场的众人顿时悚然而惊,就连那几位武道宗师都是紧紧盯着发出声音的方向。
 
    以他们的实力都没有发现这大殿内有着任何生机在,那这到底是谁在说话?
 
    就在他们的眼前,那三具天尊像之下,点点的光华凝聚,一个身穿月白色,点缀着点点星纹道袍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那身影是一名留着三缕长须,面容方正,脸上带着平和笑容的中年道士,单单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不过有些奇异的是,那道士虽然是看向他们的,不过众人却有一种感觉,他好像并没有看到他们,而是在看向一团空气。
 
    云中君沉声道:“不是人!”
 
    后面那些武者有些摸不准头脑,不是人还能是什么?是妖还是鬼?
 
    一旁的张曦灵也是点点头道:“的确不是人,这应该是那位三清殿的强者用阵法所留下的影像印记。”
 
    就在这时,那中年道士也是忽然道:“你们猜对了,我的确不是人。”
 
    此话一出,就连云中君都被吓了一大跳,不是影像印记,是活物?
 
    不过接下来那中年道士便道:“我只是一段提前准备好的影像而已,所以我不是人,我也同样也不知道你们究竟是不是人。
 
    既然你们能看到我这一段影像,那就证明三清殿分殿并没有在大劫当中损坏,不过我也一样不知道现在已经过去多少年了,百年?千年,还是万年。
 
    甚至我连你们究竟是人还是一群猴子,或者是什么其他的东西,能否听懂我说的话,这些也一概不知道。
 
    不过既然殿主让我留下这些东西,那我说,你们听着便是。
 
    我叫陆九,一二三四的那个九,我原名不叫陆九,但因为我喜欢九这个字,所以才改名为九的。
 
    这世间没有任何的东西是十全十美的,九便是极致,不过我叫陆九,但却还没有达到极致。”
 
    说到这里,陆九露出了一个无奈的表情道:“抱歉,废话有些多了,该说正事了。”
 
    看到这陆九的做派,楚休等人下意识的看向方七少。
 
    这位上古强者的脾气,怎么跟方七少那么像,在这种场合还如此的话痨。
 
    被楚休等人盯着,方七少不自在的耸了耸肩道:“看我干嘛?我虽然话多,但我比这老牛鼻子可英俊多了。”
 
    此言一出,立刻便有不少道门的弟子怒视方七少,你丫说谁是牛鼻子呢?
 
    白潜恶狠狠的瞪了方七少一眼:“闭嘴!安静!别说话!”
 
    方七少捂上嘴,连连点头。
 
    这时候那陆九继续道:“殿主说了,虽然大劫降至,但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这遁去的一,便是一线生机。
 
    我道门一脉也愿意为了这一线生机,留下一些东西,作为传承。”
 
    一听这话,在场的众人呼吸都沉重了一些,他们忽然有种感觉,这看似最难三清殿,其实才是最简单的遗迹。
 
    外面那座阵法不是攻击类的,只是守护阵法,防止三清殿不在上古大劫中损坏,所以破阵除了难一些,几乎没有丝毫危险。
 
    而进入其中之后,没有陷阱,没有杀阵,甚至人家都把传承准备好了想要送给你,天底下上哪找那么多的好事去?
 
    而此时楚休的感觉倒是跟其他人不同,他只是感觉到了三清殿的强大和从容。
 
    进入小凡天以后,楚休也见过不少的遗迹了。
 
    灵宝观这种位列顶尖的道门大派为了抵抗大劫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一个重伤的大师兄和小师弟。
 
    那黑魔塔看其模样也是顶尖的魔道大派,结果走的匆匆忙忙,还遗落下好多的东西。
 
    极乐魔宫虽然稍微好了一些,不过也没好到哪里去,那些饿鬼乃是极乐魔宫培养出来的,结果好像也因为匆忙之下无法携带,所以便将它们和玉轩都留在了那里。
 
    而这三清殿的分殿却是整整齐齐的,就连地上蒲团的摆放都是错落有致,这陆九还有闲心在影像印记当中开玩笑,根本就没有丝毫大劫降至,大家都要赶快逃命的紧迫感。
 
    而且楚休还记得,那灵宝观小师弟的日记当中好像还写过,是三清殿给了灵宝观两个名额,可以让他们离去。
 
    再联想现在这种情况,貌似三清殿有躲避上古大劫的方法,甚至还可以让其他道门的人也一起躲避,所以他们才显得如此从容?
 
    陆九的脸上带着微笑道:“如果你们修的也是武道一脉,那你们肯定以为我们留下的会是功法,是秘匣,是各种丹药宝物对不对?”
 
    在场的人都是一愣,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是其他的东西?
 
    陆九一挥手,大殿上方也是变得灯火通明,与此同时,九个奇异的东西分部在大殿顶部当中。
 
    那是一个透明球形的东西,被笼罩在阵盘当中保护着,而阵盘中则是有着一只异兽的虚影在嘶吼舞动着。
 
    仔细一看,那球形的东西中竟然还有着一道看似透明,但却在不断扭曲着的力量。
 
    陆九道:“这是道蕴,属于我道家一脉的道蕴,共有九道,每一道的道蕴都不相同。
 
    功法丹药这些东西太俗,道蕴乃是我道家至理底蕴所凝聚,内涵无数乾坤,岂不是要比功法什么的强大许多?
 
    若是把这道蕴给悟透了,甚至你还能创造出来无数功法,当然,前提是你能把这道蕴给悟透。”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时,这陆九的语气中竟然还带着一丝笑意,而在场除了道门一脉的武者,其他人的面色却是都已经黑了。
 
    对于道门一脉的武者来说,这道蕴的确是好东西没错,只要将其参悟透彻,所得的好处的确是要比功法丹药更强。
 
    但对于魔佛一脉,或者是修炼剑道等其他功法的武者来说,参悟透道蕴这种东西却是难之又难的,起码要比道门一脉的武者难得多,这可没有功法或者是丹药兵器等实惠。
 
    如果是丹药兵器的话可以直接使用,就算是功法也可以拿来参考,而这道蕴却是必须要悟透才有效果,不然就是废物一个,简直是神坑。
 
    之前他们还认为这三清殿的人还当真是厚道的很,主动把好东西给留下来,结果现在他们才知道,这三清殿的确是厚道,不过却只是对他们道门一脉的人厚道!
 
    陆九大笑了一声道:“好了,东西也给你们了,不过我猜测,你们其中若是有不是我道门一脉的人在,此时肯定在心中骂我三清殿。
 
    人皆是有私心的,我三清殿留下的东西,自然是要优先考虑我道门一脉。
 
    不过你们也不用气馁,那阵盘之上还封禁着一些凶兽精魂,吞了他们可是大补之物,对于精神力的增长是很有效果的。
 
    相见便是有缘,也送你们一些东西,不过这些凶兽精魂也不光是补品,同样也是用来剔除一些浑水摸鱼之辈的。
 
    实力不够的,就暂且退下吧,省得没吞到凶兽精魂,反倒是让精魂把自己给吞了。
 
    诸位,我的话说完了,有缘,说不定我们会再见的。”
就是神话?当人族已然如同神族,那是否代表已经探索到了宇宙的尽头?
 
师在大殿里面大打出手,那股威势简直好像是要翻山倒海一般,强大无比。
 
    眼下三清殿的这座分殿内则是有着阵法守护,而且地方也足够大,倒是能够容纳这么的武道宗师在这里动手。
 
    在那些武道宗师冲上去的一瞬间,楚休并没有选择第一时间跟他们争夺。
 
    这帮人上来就是全力出手,虽然说现在楚休有着跟他们动手资格,不过那也仅限于是一对一,而不是这种混战缠斗。
 
    包括其他年轻一辈的武者也是如此,都是在静观其变。
 
    道蕴只有九个,而在场的武道宗师却是足有二十多人,起码有一多半人是拿不到这道蕴的,而且就算是拿到了,也要先跟上面那些凶兽的精魂厮杀争斗一场,才能将道蕴给拿到手中。
 
    天师府的张曦灵在道佛魔三脉的武者中实力属于最强的几人之一,那所谓的凶兽精魂他根本就看不上,所以他掌中紫霄神雷汇聚,一掌落下,雷霆霹雳轰然炸裂,那模样好似飞天虎一般的凶兽精魂直接哀嚎了一声,竟然被张曦灵这一道紫霄神雷直接轰碎!
 
    而且那些被轰碎的精魂也没有直接消散,而是化作了碎片落下,被其他武者给捡到。
 
    这些被轰碎的精魂竟然也一样有着增强精神力的功效,这顿时也是引起了一众武者的争夺。
 
    道蕴他们抢不到,但此时能抢到这些精魂碎片也算是聊胜于无了。
 
    就在张曦灵想要将这道蕴给收入怀中时,一声音爆之声响起,张曦灵顿时感觉一股威势如同泰山压顶一般的袭来,他周身瞬间雷光冲霄,化作一道雷符在身前展开。
 
    一股大力袭来,雷符瞬间便被摧毁,张曦灵也是被这一拳给轰飞,强大无匹的拳意破灭万法,哪怕就算是紫霄神雷也是一样挡不住。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